园友接待 规章 你问我答 新手资源 宣传 活动 资源超市 检索 代理 国外 精品 VIP 初级 中级 学术嘉宾 群英会 版主 区版 管委 邀请朋友 (有奖!)

科研经验 投稿 基金 课件 科软 会议 教学 精品馆 互助 硕博 标准求助|共享 书籍 S 考研 考博 英语 资格 公务员 考试精品 工作 留学 交友

数学 物理 化学化工 生命 地学 环境 机械 力学 能源 材料 土建 水利 信息 电力 电子 信息工程 理综 药学 医学 外科 内科 妇儿五官 公卫 医综

文史哲 外语 法学 经济 年鉴 报告 管理与教育 文学原创 零点家园 影音 美图 脑力 体育 健康生活 时尚 心理 美食 医护 电脑网络 百宝箱

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热点评论】] 未来社会精英不能只在书本上了解中国

[【热点评论】] 未来社会精英不能只在书本上了解中国

未来社会精英不能只在书本上了解中国
本报记者 张国 《 中国青年报 》( 2013年03月28日   03 版)

    学生们在建厕所。

    吴昌振供图


    同学们在夜间的反思会上分享一天所得。

    吴昌振供图

    往返路费足以请人修建更多的厕所,为什么还要亲自去?

    在走进塔村那一刻,22岁的台湾成功大学学生陆品丞和21岁的天津南开大学学生李郁青都对此行的目的产生了怀疑。

    2013年寒假,他们参加了一支由南开和成功大学15名学生组成的小组,来到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海东镇塔村,帮助村民修建厕所。

    这些年轻人到达以后发现,塔村不像是一个“特别需要服务”的村庄。在这个紧邻洱海东岸的村子里,他们见到了高科技的风能和太阳能路灯、家家户户堪称“华丽”的门面、村民家里铺着的地砖,以及客厅里的壁挂式液晶电视。塔村看上去什么都不缺。

    多年来,塔村人习惯了使用村里的公共厕所。而他们的计划是,为一些农户修建独立厕所。但这个计划的作用连他们自己也表示怀疑——15名大学生,在12天之内为6户人家每户挖了一口化粪池。对于塔村的347户村民来说,这的确是“微不足道的”。

    李郁青坐了46个小时的绿皮火车才来到这里。早在她决定参加这个计划时,就不断有人对她提出质疑,包括她的父母和老师在内。长辈们告诉她:“这件事太小了,不值得付出这么多。”

    她也问过自己,他们跨过海峡、翻山越岭穿越大半个中国,“到底在做什么?”

    发起这个计划的,是早年毕业于南开中文系的成功大学教育学博士、新加坡人李伟雄。过去10年里,他致力于推广在西方已经流行多年的“服务学习”理念。他曾带一些新加坡年轻人到大理修建厕所,组织台湾和大陆学生一起参加,还是第一次。在新加坡,许多家长会出资送孩子到其他国家服务学习。

    李伟雄希望,通过服务学习,能提升这些年轻人的公民责任、服务技能、反思学习能力与批判思考能力。

    这一次,李伟雄通过大理市共青团组织找到了塔村。

    修建一个厕所要1000到1500元人民币,15名学生的往返路费实际上足以请人修建更多的厕所。成功大学课外活动指导组教师吴昌振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学生是他们在校内公开招募来的,每位同学须缴付1.5万新台币以支付生活、交通、保险等费用。如果负担不起,学生可以通过打工来解决部分费用。校方自身提供了部分经费,也对外募集了一部分。

    “我们为什么不干脆把钱捐过去?”吴昌振说,他们考虑到,获得直接捐款的农户可能不会去修建厕所。而且他们主张,农户作为受益者,也要付出一定的投入,这样才会珍惜。

    更重要的是,如果只是捐款的善举,就与学生的“服务学习”无关了。

    在塔村的生活只有12天,却给这些多数来自城市的年轻人留下了难忘的印象。他们夜间集体在村委会的房子打地铺,白天在固定的时段上工。很多人第一次见到粪坑,第一次学会砌墙。两位姓张的当地泥瓦工被请来指导他们——他们很快成了这些大学生嘴里的充满激情的“大哥”和埋头苦干的“二哥”。

    直到最后一天,他们仍然发现,自己砌的墙参差不齐,并不平整。从技艺的锻炼来讲,他们收获甚微。

    大陆学生可以讲起习近平的很多事迹,台湾学生对政治人物没那么熟悉

    南开大学学生李晖被很多人问过:你去云南盖厕所,就算你学会了怎么样砌墙,你又不是立志要成为一名泥瓦匠,这些于你又有什么价值呢?

    李晖说,当然自己的梦想不是成为一名泥瓦匠,但在服务过程中的宝贵体悟,“托举”着她,让她受益匪浅。

    这些体悟往往是在夜间的反思会上总结得到的。反思被视为“服务学习中最关键的一环”,也是他们一整天“引颈期盼的事”。

    反思会就是大家在打地铺的位置围坐一圈,通常每天晚上八点左右开始,有时甚至开到第二天凌晨两点。吴昌振形容,“因为大家欲罢不能”。

    这些年轻人从农村的厕所或者一条狗出发,会将话题展开到极为广阔的空间。一位台湾同学说:“总是可以听到大家对于一件事不同的看法,或是发现身旁我所没有发现的事,听听别人不同的观点,吸收彼此的想法。”

    吴昌振认为,反思会的奇妙在于,创造了一个心理互惠、信赖的环境。在异地,大家反而愿意敞开心胸,倾诉自己的发现,也包括个人的志向等平时不太可能对外人谈及的事情。

    他做过记录,发现大陆同学平均每次发言20到30分钟,台湾同学大概5到10分钟。他还注意到,南开的学生在发言时,会多穿插一些理论性的东西,并不完全是叙述性的。

    成功大学学生张蕙玲当初从社交网站上看到招募公告。这是她第一次来到大陆。她母亲对她到大陆来表示过担心。但当她与南开学生接触后,发现这种交流是值得的。她很想告诉妈妈这一点。

    在张蕙玲眼中,南开学生表现很积极,对国家大事很关注。而且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不是随波逐流。

    她对记者打比方说,大陆学生可以讲起习近平的很多事迹,而台湾学生对政治人物就没有那么熟悉。

    成功大学学生林尚儒之前也没有到过大陆。他说,自己从小在报纸和小说里了解大陆,“有很多的想象”。这次的一些发现,“颠覆”了他的想法。以前,他觉得大陆比较封闭,其实不然。他父母对大陆人的印象还停留在二三十年前“乱丢垃圾”等阶段,现在他看到,“没有他们说的那么严重”。

    林尚儒第一次从大陆学生那里听到“学霸”这个词。这是在大陆形容学习成绩超好的学生的一个词。他告诉对方,在台湾,这叫“卷哥”,就是考试头10分钟就交卷而且考100分的那种人。

    南开学生乔牧说,破除了神秘感之后,“发现大家都一样,就和同学一样,可聊的东西很多”。

    乔牧注意到,台湾学生之间是“团队决议制”,同学之间沟通很多,而大陆的社团中缺少这样的氛围。他还认为,台湾学生“更敢说真话”,在观察力上也胜过大陆学生。此外,在才艺方面,台湾学生在音乐、绘画、摄影等方面的才艺要丰富很多。他觉得,这是因为大陆的教育是“为了培养一个兴趣而培养”,而台湾同学受到的教育“目的性没有那么明显”。

    两岸之间的比较,不止发生在这些年轻人中间。台湾师生发现,塔村人有的还“蛮有钱”,有村民到台湾旅游过。一些村民会向他们打听台湾的情况,聊起小吃、风景比较多。“日月潭知道的更多——没人提起马英九。”

    未来社会的中坚不能只在教科书上了解海峡对岸

    “为什么要带学生来?真正要影响的是这些学生。”吴昌振对记者说,南开和成功大学的学生未来都很有机会成为社会的中坚,甚至扮演重要的角色。这些同学的大多数都在顺遂的环境中成长,缺少生活体验,而且通常“在教科书上”了解海峡对岸。这些人体验生活,互相了解,并有所反思,以后就不会“不食人间烟火”, 知道“庶民”的状况,制定政策时就会贴近现实。

    每次看着师傅砌出来的光滑如镜的墙面,南开大学学生王浩竹就用“术业有专攻”来安慰自己。他说,如果没有这一次,自己可能一辈子都没有机会拿上抹子。修厕所的经历让他更加明白,这个社会是由许许多多干着不同工作的人组成的,工作并无贵贱,担负起自己的职责便是很大的成功。

    与“二哥”聊天时,成功大学学生陈宥任得知,他们修建第一个厕所的那户人家有一些困难。原本,他们的任务是只要建好化粪池就行,地面灌浆之类的工作不必负责。但“二哥”决定,等到所有事情做完之后,会再回去帮忙把整个厕所都建好。

    陈宥任很受感动,他说,人们总是害怕多做了些什么,吃了多少亏,而“这些做人的道理,不能够靠别人教”。

    在塔村,陈宥任看见了一群“相当有热诚的基层领导”,他认为,他们的想法是以报效国家、服务乡里为中心,这不仅是件好事,还会让这个社会更加美好。“这不仅是从政者,也是每个人都该深植内心的想法”。

    这并非陈宥任一个人的发现。很多人在反思会上提到了基层干部跟群众之间的“亲密互动”,有些干部是外面读完大学后回当地工作,在聊天时,他们使台湾学生感受到“改善大家生活和建设这个地方的理想”。

    林尚儒对记者说,共青团大理市委的一位干部前后去过塔村多次,跟大家交流很多,他本“没必要”这样做。这位团干部给他的印象,“不是一个官员,而是一个想做事的年轻人,没有官气”。他“完全被感动”。

    在告别塔村的时候,这个21岁的台湾小伙子“偷偷哭过”。他说,那种感觉就像离开家一样。很少有一个地方会给他这么深的感动。

    自己就算只砌过两块砖,那也是创造历史

    临走之前,林尚儒支起三脚架,用一台旧式的相机记录了一个在洱海边上被他们称为“海景房”的厕所的诞生过程。

    他让这些照片快速播放,就像一部纪录电影那样。他说,虽然只是修建了6个厕所,但这种做法影响了很多当地人,“搞不好”哪天大理的环保意识提升,这种厕所得到推广,那自己就算只砌过两块砖,那也是创造历史,“为什么不去做?”

    关于厕所问题,乔牧认真地问过吴昌振。吴昌振对他谈起了“花瓶效应”:你往一个厕所里放一个花瓶,大家都会注意到,会自觉去维护厕所的美化。大理的环保厕所正在增加,我们做的虽然只有一点点,但是希望能起到“花瓶”的作用。

    在这些学生离开之前,“大哥”专门留下来,与他们住在一起。他希望最后一晚和大家多相处一下。他还送给每人一个石罐,是用大理出产的大理石做的。乔牧琢磨半天,做了一个小小的化粪池的模型,回赠给“大哥”和“二哥”。看得出来,他们“非常开心”。

    回想起这段经历,李郁青说,服务学习在潜移默化和分享的过程中改变了自己的内心世界,使大家萌生了“以生命影响生命”的想法。当有一天他们能够以一己之力帮助到这个社会的时候,这段经历的影响会显现出来。

    南开学生纪蕴佳每当被问起塔村的事情,总会“一时语塞”。她总是含糊回答,自己只是去云南盖厕所。“想的太多反而不知道如何开口。”

    这些年轻人用不同的方式记住了万里之遥的塔村。有人是这样记住的:在塔村那些亲手建造的化粪池里,刻下了自己的名字。


返回列表

零点花园属于纯学术、非经营性专业网站。

大家出于学习和科研目的进行交流讨论,如有涉侵犯著作权人的版权等信息,请及时来信告知,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做出相应的处理,并给予相应的答复,谢谢。

辽宁网警

辽宁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