园友接待 规章 你问我答 新手资源 宣传 活动 资源超市 检索 代理 国外 精品 VIP 初级 中级 学术嘉宾 群英会 版主 区版 管委 邀请朋友 (有奖!)

科研经验 投稿 基金 课件 科软 会议 教学 精品馆 互助 硕博 标准求助|共享 书籍 S 考研 考博 英语 资格 公务员 考试精品 工作 留学 交友

数学 物理 化学化工 生命 地学 环境 机械 力学 能源 材料 土建 水利 信息 电力 电子 信息工程 理综 药学 医学 外科 内科 妇儿五官 公卫 医综

文史哲 外语 法学 经济 年鉴 报告 管理与教育 文学原创 零点家园 影音 美图 脑力 体育 健康生活 时尚 心理 美食 医护 电脑网络 百宝箱

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散文] 【原创非首发】关于羊的忘却的记忆

[散文] 【原创非首发】关于羊的忘却的记忆

首发地址:http://user.qzone.qq.com/420185379/2


    再隔上十几天就是羊年了,按着天干地支排就是乙未年,上一个乙未年貌似没发生什么大事,倒是它的下一年,闹哄哄的。
    十二生肖中,羊是我感觉最亲切的动物。丝滑的毛,耸立的角,随风摇曳的胡子,匀称的体态,咩咩叫的声动,甚至滚下的一粒粒的药丸,都在向展示着它的温驯和潇洒。尤其是刚刚落草的羊羔,四肢尚不能站立,皮毛绵软,你忍不住内心骚动把它捧在怀里,嗅一下带着阳光气味的身躯,别是一番趣味。
    我对羊的记忆大约在四五岁,我清晰地记得,父亲开着拖拉机,后边是木质的拖车,从姥姥家要来的半岁母羊拴在拖车上,我牢牢地抱着它,在拖车的颠簸之中,完成了一次迁徙。姥姥家离我家不过一两公里路,但对于羊来说,这实在是一段不短的距离,这只羊开启了一个历史,延续至今,算来已有二十余年。
    羊这种动物寿命不长,极易衰老,父母养羊的习惯是每次留下一两只身体强壮的母羊作为羊种,余下的长至半岁趁着肉质鲜美及时卖掉,当留种的母羊老得懒得去发情的时候,它们也面临着被人啖食的噩运。所以,羊总免不了在生命的最后化作人类腹肠中的一汤粪水。年少的我,心肠特别的软,听不得它们在羊贩子手中发出的悲号,常常是躲进房间,甚至掩上耳朵。我的小侄女这一点倒是跟我蛮像,每当有羊贩子登门,商谈羊的价格,她就会咒骂,有时甚至不惜拳脚,最终的结果总是眼见着可怜的生命被贩子无情的钳走了,免不了怄气大哭。
    这种对羊的感情,缘自每日的饮食和放养。羊的饮食很是简单,树叶、秸杆、锄来的各色的草,还有花生蔓子红薯藤子,再加上我们日常吃剩的残汤。母亲身体好的时候这些工作自是由她负责,她常说:我家的羊不挑食,肉皮都吃得。此言不虚,我亲眼见到一只羊毫不留情把一片人吃得都感觉腻歪的猪肉皮吞入腹中。春夏秋三季,羊是需要放养的,不然肉长得不瓷实,不容易上膘。我上小学时,这个工作当然由我来做,我的少年时光,时常伴随着羊的身影。
    那时候,赶上放假放学,我就会驱赶着一群羊寻找草木茂盛的所在,东坑西地,南地北坑,是我常去的四个地方。那里,常是见到放羊的年纪相仿的伙伴,在同样的事业中我们结成了革命友谊。我们的工作其实很简单,看好羊群,防止走散,更要防止羊偷吃别人的庄稼。
    我记得一次,同村的老太婆为了防止庄稼被走散的羊啃食,恶毒地在田间撒下拌了鼠药的玉米粒。我的一不留神,一只没有上缰的羊羔跑进了她的地里,吃下一些平时享用不到的美食后口吐白沫送了性命。父亲知道后没有说话,倒提着羊腿拎回了家,我跟在后面,抹着眼泪,咒老太婆患上艾滋,不得好死。第二天,冷僵的羊埋进了我家的田地里。自此之后,我盯羊盯得更死了,父亲也在羊羔刚学会吃草后就开始上缰。我时常会带上一两本书,不管是天文地理还是杂趣故事,闲暇时蹲坐在一旁打发时间,羊的缰绳拴在我的脚上。有时候看书入迷,羊猛得一扯,就会搞我一个趔趄。
    我记忆最深刻的羊是我亲眼见到从母体分娩的三只羊羔,我那时十多岁,上小学,按着它们落草的顺序,给取名大毛、二毛和三毛,巧的是三只都是母羊。看着它们三个娇弱的模样,我恣肆地想,西施貂婵也就这意思了吧,现在想来甚是可笑。大毛生就体弱,当二毛三毛长得膘肥体壮地时候,大毛还是软绵绵的,皮毛也不油滑,仍是绒球一般,像极了猫,却最惹人喜爱。它们三个还吃奶的时候,因为老羊只有两个乳头,我常会赶走贪婪吮吸着的二毛或三毛,把大毛抱到老羊的跨下,可大毛多数时间并不领情,要不直接跑开,要不草率地意思几下而后移步。渐渐地,三毛头上露出两个羊角,煞是威风;二毛没有长角,但体型最大,毛发映着阳光闪闪发亮;惟有大毛,似乎没有太大的改变,还是青涩的模样。伙伴开始取笑,这只羊怎么不长个,是不是个侏儒,有时还把人类舍弃的内衣内裤系在它的身上,看着大毛跑动时滑稽的姿势,哈哈大笑。他们是把大毛看成倡优了!
    赶上换种的时节,二毛毫无争议的入围最佳选手,三毛待定,大毛根本不会被考虑。正在父母纠结着要重点培养哪个的时候,同村东头的一家看上了三毛,要卖走当作种羊,父亲爽快地答应了。那一天,父亲给三毛上了缰,牵着它扯到了村子东头,大毛和二毛在后面跑动着。刚上缰的羊羔多数很倔,三毛仿佛意识到什么似的,比我见过的其他羊羔更甚,直到脖子勒出殷红的条痕,父亲才把缰绳交到了买主手里,并赶回了大毛和二毛。隔了有几天,大毛和二毛突然不见了,我着急地不行,母亲也坐不住,催父亲出去找。最后,在那个买主家里,父亲找到了它们俩。谁说动物没有记忆没有情感?以后日子里,偶尔还会见到三毛,但慢慢认不得了。
    很快地,二毛也上缰了,大毛是没有这个资格的,它依旧那么瘦弱,依旧像猫,可仍是惹人怜爱。平凡的一天,我在南坑放羊,二毛刚出生不久的幼崽毛毛在吮吸着乳汁,大毛突然从一个高坡上倒了下来,我开始还以为大毛这只大龄青年还学小幼崽乱蹦乱跳,可当我看到它再也起不来的时候我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我请小伙伴宗D帮忙看好二毛,抱起大毛飞快地回家。它还是那么轻,还是像出生那时一样毛绒绒的。我把大毛放在阳光下,太阳拂照着它。它已经气息非常微弱,连大口喘气都没有力气了。我着急地问母亲怎么办。母亲说:它生来就可能有病,眼见是活不成了。我急得哭了,把大毛抱到锅台边的草木灰上,草木灰暖暖的,冬日里大毛总喜欢躲到这里。大毛的眼睛越来越迷离,间歇地轻咩一声,我知道,它已经使出最大的力气了。大毛的身体渐渐冷掉了,从鼻子开始,然后是腿,最后是肚腹。
    二毛一向健硕,它的羊崽毛毛也是跟它一样。可不幸的事情还是到来了,大毛离开的一个月后,二毛突然不进食了,卧在地上不肯起来,毛毛前膝跪在一侧,仍是吮吸着乳汁。二毛不住地咳嗽,头也慢慢抬不起来了。我以为它得了感冒,找来碎布醮上凉水贴在它的头上。后来找来村里的赤脚医生,他给二毛打了一针,有点不太耐烦地说:打一针就好了。可终究是于事无补,当天夜里,二毛的身体僵了。刚能吃草的毛毛很快地上了缰,毛毛仿佛总是感觉到饥饿,总在不停地啃食。在随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放羊异常轻松,只消看护好毛毛,倒腾出好多时间来学习课程。
    以后上了初中,时间少了,放羊就不如以前频繁了。大毛二毛三毛成了我心中惦念最深的三只羊,毛毛的幼崽我已不如先前那样关心,只记得它的头上长了一堆的红毛。
    多年后一个冬天,我又亲历了一只母羊的分娩,小侄女也在一旁好奇地看着,还不时向她的爷爷讯问一些天马行空的问题。父亲一面将草木灰敷在刚出生的两只羊羔身上吸去毛上的黏液,一面地耐心回答着。我拣拾着柴禾,拢着火,陈年旧事一下涌上心头。我对小侄女说:要不要给出生的羊羔取个名字。小侄女很高兴,想了半天,说:我最喜欢吃草莓和葡萄,就叫它们草莓和葡萄吧。


评分记录
  • newboo   金币  +32   感谢您对文学原创的支持~   15-10-7 09:42


世法平等 天下大同
记忆深刻,情感细腻,喜欢


与任何生命接触的时间久了,必然会滋生感情,所谓日久生情


返回列表

零点花园属于纯学术、非经营性专业网站。

大家出于学习和科研目的进行交流讨论,如有涉侵犯著作权人的版权等信息,请及时来信告知,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做出相应的处理,并给予相应的答复,谢谢。

辽宁网警

辽宁网警